水彩画家当前位置:首页 > 书画家介绍 > 水彩画家

白雪石

2015/6/16 14:09:14 次浏览 分类:水彩画家

   

      白雪石(1915年6月12日-),中国现代著名国画家,生于古都北京一个普通的市民家庭。原名增锐,斋号何须斋。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北京山水画研究会会长。
  自幼习画,1932年在中学读书时受教于花鸟画家赵梦朱,后拜梁树年(黄胄)为师学习山水画,一九三三年,经画界友人推荐,即加入了当年北平画坛颇具影响的绘画团体——“湖社”。1935年,从师诗、书、画、印皆长的著名山水画家梁树年先生研习山水画技法,并于次年与梁树年先生及画友郭北峦在中山公园举办山水、花鸟作品三人联展。
  1937-1948年期间曾多次举办个人画展,同时参加湖社画会和中国画研究会。1942年参加“北京画学研究会“。50年代加入北京中国画研究会。60年代加入全国美协。1959-1964年曾任北京艺术师范学院及北京艺术学院讲师。1964-1984年先后担任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讲师、副教授和教授。现任北京山水画研究会会长。白雪石早年师事赵梦朱、梁树年(黄胄),研习没骨花鸟和山水画,传统功基深厚。他的山水画师宗北派,旁及南派,广采博取,兼收各类画种之精华,具有宋画之严谨,元画之轻快,水彩画之秀润,版画之纯净、明快而具装饰美。 1977年至今20年间,应邀为中南海、人民大会堂、钓鱼台国宾馆以及北京饭店等大宾馆绘制巨幅山水画50余幅。1980-1996年曾多次赴日本、香港、新加坡、美国访问并举办画展。
  白雪石擅画山水,无论是黄山、泰山及桂林风景,都在他笔下洋溢着灵性及活力。他巧妙地运用石线,表花及浓而不浊的墨色烘托出青山绿水的明洁意境。他的作品清新俊逸,朴秀多姿,题材广泛,具有浓郁的时代气息,尤以桂林为题材创作的青绿山水画最能体现和代表白雪石的绘画风格。他的一种独具风貌的桂林山水画法被称为“白派山水”。  
    白雪石先生早年学山水临习宋元,受北派山水影响较深,画风清健俊朗,严整明净。建国后开始注重写生,补上深入自然、反映生活这一课。由于教学需要,他常带学生到山区写生,教学相长,使传统山水程式技法在自然真实面目中得到印证和补充。白雪石先生将传统山水画的简约概括的各种皴法、点法、墨法结合客观自然的真实生动,变化无穷,在此过程中也不断有新的发现与创造。50年代以来,他和许多名家如秦仲文、吴镜汀、吴光宇、梁树年、张安治、陈大羽、宋文治诸位到名山大川进行写生创作活动,眼界不断开阔提高,艺术渐趋成熟并形成个人风格。
  60年代“文革”期间,正常教学与创作受到很大冲击,但先生抓紧一切机会奋力作画、写生,曾与吴作人、李苦禅等为中央一些单位作画,并于1973年去桂林旅行写生,漓江之美给他极深印象,开始了后来漓江系列作品的创作。在此期间,他埋头苦干积累了大量写生素材。
  新时期改革开放的形势令先生大受鼓舞,意气风发,山水画创作登上一个新高度。1980年他被推为北京山水画研究会会长。二十多年来,他以桂林山水题材为主动,创作了数量可观的作品,深受人民喜爱。他还以极大的热情和旺盛的精力为国家重要政治活动场所、军政机关和大型厅堂馆所绘制了多幅巨制山水画。这类作品虽是超大幅画,但仍然能做到协调自然,主次分明,层次有序,明将清新,表现了先生深厚的功力与把握大画的超人能力。 
  漓江山水是白先生多年观察写生和反复探索创造从而成为他驾轻就熟的题材,然而他仍兢兢业业从事创作,不论大小幅都认真推敲,冀有新的积累。他创造了自己的风格样式,堪称独步。漓江风光虽美却难以表现,有人分析说,漓江观景,基本上是一条横线和一些竖线,即一条江和拔地而起的山头,纵深较小,故难画好。白先生则运用中国画的以大观小法,放宽视野与想象,准确地抓住拔地而起的奇峰,一平如境的江面,远近迷离的群山,青翠欲滴的竹林,江湾待渡的渔舟、竹筏和置身画屏的村舍,使画作流溢着田园诗的情致,更表露着画家对祖国山川的热爱。他画漓江注意繁简对比,主山皴染特别深入充分,其余则适当放松但也是疏而不空。江边竹树着墨最多,令画面有较强的空间清朗之感。其他如倒影处理也恰到好处,和谐统一。应该说画桂林山水给人印象深刻者,李可染先生首倡于前,白雪石先生继成于后。
  白雪石的山水画作品以境取胜,除了注重实景的描绘以外,擅长注入感人的空间意象,将感情自然融化于山水画之中,创造出一种前无古人的独特画境。
  白雪石先生的代表作品有《早春图》、《黄山松》、《漓江一曲千峰秀》等;自1972年以来,为中南海、人民大会堂、钓鱼台国宾馆等外事部门绘制巨幅国画数十幅。  
    作品多次入选国内外展出,并为中国美术馆等博物馆收藏。日本为之出版《白雪石匠作展》、《白雪石画展》等专集,有《荣宝斋画谱·山水部分》行世。并出版有专著《中国画技法》,与孙其峰、黄均合著的《国画技法》
    雪石先生山水中的漓江系列山水,应该说是最能集中代表画家在传统山水画革新方面突出的艺术成就的。综观其漓江山水,无论其是雄浑浓重,或是秀润空灵,抑或是疏淡迷朦,无论是绝句式抒情小景,或是全景式长卷巨制,雪石先生皆能以其娴熟老辣的笔墨功夫运用浓、淡、干、湿、泼、破等不同墨趣、勾皴点染的不同笔情,恰到好处地挥写漓江晴、云、雨、雾中山光水影迷离的微妙变化。形象的剪裁、章法的处置,繁简、疏密、虚实、主次的艺术处理,皆极其讲究而又能自然稳健毫无斧凿之痕。勾、皴、擦、点苍老沉雄的笔道,墨色渲染的丰富层次,所塑造的漓江水色天光、奇峰倒影、竹林农舍、烟雨渔筏、芭蕉新篁,构成了层次丰富空间深远发人遐想的迷人画卷。
  经过长期的艺术积累及持续不断地深化变革,雪石先生终于突破了旧的传统程式,逐步迈入其自己的艺术自由王国。在当代传统山水画变革的诸多难题面前,雪石先生以其看似举重若轻的从从容容的步态,于不声不响之中,先后推出一批又一批、既有传统笔墨功力、又具新的时代气息的、艺术个性独具的系列山水新作。诸如以首都边远山区为素材的太行山水部分;以雄壮长城为主的燕山山水部分;以云、山、峰、泉雄视五岳的黄山山水部分;以“山水甲天下”的桂林为原型的漓江山水系列;雄宏的三峡山水等等。无论是宏篇巨峰抑或是盈尺小幅,皆能有异于古人也别于今人的突出个人的风貌。其画艺以独有的艺术魁力与审美境界,受到了海内外画界与社会各界的认同与好评,这是有目共睹的。   
    雪石先生山水中的漓江系列山水,应该说是最能集中代表画家在传统山水画革新方面突出的艺术成就的。综观其漓江山水,无论其是雄浑浓重,或是秀润空灵,抑或是疏淡迷朦,无论是绝句式抒情小景,或是全景式长卷巨制,雪石先生皆能以其娴熟老辣的笔墨功夫运用浓、淡、干、湿、泼、破等不同墨趣、勾皴点染的不同笔情,恰到好处地挥写漓江晴、云、雨、雾中山光水影迷离的微妙变化。形象的剪裁、章法的处置,繁简、疏密、虚实、主次的艺术处理,皆极其讲究而又能自然稳健毫无斧凿之痕。勾、皴、擦、点苍老沉雄的笔道,墨色渲染的丰富层次,所塑造的漓江水色天光、奇峰倒影、竹林农舍、烟雨渔筏、芭蕉新篁,构成了层次丰富空间深远发人遐想的迷人画卷。这些无不是画家在师法自然的基础上,据其个人的艺术理想和审美体验所宣泄的其“胸中”的漓江山水,所谓“山川于予遇而迹化”此之谓也。“桂林山水甲天下”的历史口碑内涵、“江作青罗带,山如碧玉簪”千古名句的意韵皆融于画家心灵和审美创造中。清新明丽、雅静恬淡、朗润旷远是白雪石漓江山水的总体韵味,就其每幅个体看来又似长短韵律各异的优美乐章,有似《高山流水》的玄远流畅;有似《平湖秋月》般舒缓宁静;有似《春江花月夜》的灿烂幽远……
  总之,雪石先生漓江山水使人有耳目一新。心灵净化一尘不染之感。“画如其人”斯之谓也,这正是画家心灵的写照。颓唐、消沉、狂傲地宣泄,或装腔作势地扭曲艺术心态,从来与白先生无缘。白雪石先生以其对艺术理想的真诚,执著追求创新,勇于突破陈旧语言陈式,在现代的中国民族绘画的创造与出新方面,雪石先生的确是以其毕生的艺术实践,在思想上和艺术上,都走出了一条成功的足以启人心智的艺术之路。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作品

    暂无相关的作品...

更多